第六章 T34之殇(第1/2页)

对比德国坦克所使用的切割焊接装甲,t34坦克所采用的整体铸造式炮塔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

    一次性成型的整体铸造式炮塔不但大幅度缩减了坦克炮塔的制造工序,缩短了炮塔制造所需的工时。

    同时还避免了切割焊接装甲所带来的边角料浪费及繁琐的回炉重融工序,在生产成本方面将制造一台炮塔所需的价格降到了最低,为t34坦克后续的大规模生产及钢铁洪流战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但与此同时,由于苏联坦克军工业那相较于德国坦克军工业来说无法回避的技术落后性,以及整体铸造式炮塔本身所带来的先天性属性缺陷。

    t34坦克的炮塔装甲内部经常会因整体铸造式炮塔在生产过程中所混杂进去的杂质、灰尘、以及大量的气泡而最终影响到成型后炮塔的整体装甲质量。

    一般来说,在苏德战争早期,这一弱点在面对德国人那短小无力的短管坦克炮和37敲门砖所发射的穿甲弹那几乎无力的穿甲能力时还尚且体现不出来。

    但一旦遇到德国人的另一款反坦克神器般的存在也就是flak36/37型88毫米高射炮时,其所发射的pzgr被帽风帽穿甲弹拥有在500米距离上可击穿125毫米垂直装甲的可怕威力。

    而这,对于t3476中型坦克1941年型号那仅仅90毫米装甲厚度的炮盾和45毫米厚的炮塔正面两侧脸颊部位来说简直是致命般的存在。

    本就因为装甲内部充斥着不少杂质及气泡的t34坦克整体铸造式炮塔装甲,在面对穿甲深度远超防御能力之外的德军88炮时立刻便会暴露出其装甲质量不足的致命性弱点。

    低劣的炮塔装甲质量经常会造成德军88毫米高炮毫无悬念的直接击穿,相较于纸面理论装甲防御厚度要稍逊一筹的整体铸造式炮塔几乎无法抵挡住德军88炮的任何攻击。

    尽管在今天白天的战斗中,在修整过程中遭遇苏军突袭并仓促应战的德军部队并没有出动其反坦克神器88炮。

    但在战斗过程中因为和周遭友军bt系列快速坦克以及t26轻型坦克相比那明显要大出一圈的独特且彪悍外形,177号t34坦克自然理所应当地遭到了德军反坦克火力的“优先照顾”。

    遭到德军各式穿甲弹集火射击的177号t34坦克上其中弹概率最高的炮塔部位自然是首当其冲的被害担当,经过多轮反复射击后的炮塔右部正面装甲终于因为整体铸造式炮塔所埋下的隐患而发生了严重的装甲疲劳及碎片崩落。

    并最终造成了原车长布拉索夫斯基上尉死于自己座车崩落装甲碎片飞溅的后果,也就是林杰刚刚穿越到战场上时所亲眼目睹的那一幕。

    对于己方t34坦克整体铸造式炮塔所带来的装甲质量不足的隐患,身为第20坦克师师级政委的彼得罗夫中校心中自然是心知肚明。

    但一个小小的中校自然无能力改变装甲质量不足的局面。

    简化制造工艺、降低生产成本、并缩短单辆坦克的制造工时最终用来形成钢铁洪流,以装甲部队的绝对数量优势去压垮敌人的战略方针,是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首肯的苏军既定装甲战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