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基里尔(第1/2页)

当头顶着大大问号的马拉申科顺着谢廖沙的指引翻身跃到了车外,呈现在其眼前的场景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便令其瞠目结舌。

    在这辆编号为177的指挥型t3476坦克炮塔上,靠近右侧炮盾根部处那块原本因为德军穿甲弹反复命中而龟裂开来的炮盾装甲已然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整块乌七八黑而又显得特别突兀存在的外挂附加装甲。

    在稍显惊讶中愣了足足有好一会的功夫,努力摇了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并翻身跃上坦克在炮盾位置处反复查看,忙碌了足足半晌后的马拉申科才终于算是弄明白了自己这台t34坦克眼下最真实的境况。

    原来,当马拉申科所指挥的这台受损的t34坦克需要进行维修的情况被申报上去递交给了第20坦克师所属的野战维修营之后,向来秉持着傻大黑粗风格和俄式粗犷路线的苏军维修兵们所给出的解决办法也是非常的简单粗暴。

    既然你的炮盾处装甲受损,那我就直接给你外挂焊接一块新的附加装甲顶上去不就完事了?

    在如此维修方案的指导运作下,没花多少功夫便对这辆177号t34坦克完成了简单野战维修的苏联维修兵们对自己的作品看起来甚是满意。

    毕竟按照苏军战时制造维修一切从简,材料、时间、人力、物力所有一切东西能省都得省的原则来看的话,这些第20坦克师所属的野战维修营士兵们的工作效率的确称得上是卓有成效。

    只不过如此这般看上去滥竽充数又有些随意应付人意思的豆腐渣工程,对于使用这台t34坦克的甲方客户来说究竟是否满意,光凭马拉申科上尉此时脸上那一副吃了翔一般难过的表情便可略知一二了。

    原本看上去还算威武霸气的t3476坦克经过这块焊接附加装甲这么强行一盖住之后,其正面投影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只瞎了眼的海盗罩着个眼罩一般别扭和令人感到憋屈。

    尽管马拉申科对于苏军装备的一向傻大黑粗早有耳闻,同时也知道这块通过焊接方法强行附加上去的轧制均质钢装甲,并不会对自己这台t3476坦克的实际战斗力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但看着自己这台刚到手一天甚至连屁股底下车长宝座都没捂热乎的爱车被人给折腾成了这样,其对于马拉申科同志所造成的心理打击,不亚于一台自己刚刚提回家的保时捷超跑被人给拿刀划了一道一样难受。

    “哎,罢了罢了。焊上去就焊上去吧,反正坐车里我自己也看不见,指不定还能把对面那群德国佬给吓得愣住也说不定。”

    正当原地叹气中的马拉申科抱着如此这般像是阿q一样的心理在自我安慰的同时,一道匆匆而来的小跑脚步随即打断了马拉申科内心的哀叹并随之脱口而出。

    “中尉同志,我是彼得罗夫政委新指派给您车组的装填手基里尔.安东诺夫,奉命前来向您报道,祝您健康!”

    “嗯?新装填手?”

    循着自己身后响起的这道年轻嗓音的方向循声望去,出现在马拉申科视野所及范围内的赫然正是一位留着偏分发型又一脸稚气未脱之色的金发碧眼斯拉夫男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