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死神尖啸(上)(第1/2页)

在冰冷又充满着柴油发动机刺鼻味道的坦克内草草休息对付了一宿之后,一觉醒来的马拉申科在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又立刻指挥着自己所率领的装甲连,开始向着下一处预定目标地点直奔而去。

    作为对t3476中型坦克1940年第一批定型投产型号的改进款,1941型t3476中型坦克尽管换装了更为强大的f34型76.2毫米坦克炮,但其糟糕的人机功效和设计结构缺陷却一直秉承下来而没有得到丝毫的改进。

    为了缩减炮塔正面投影面积进而减小t34坦克那高大炮塔的中弹几率,早期型号的t3476坦克均无一例外地设计安装了一台只内置两名成员组的狭窄小型炮塔。

    如此一来尽管在设计功用方面达到了预想的效果,t3476中型坦克那小小脑袋瓜的实战防御力的确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

    但如此狭小的炮塔之内不但没有多余空间内置炮塔第一弹药架,使得本就身材高大的斯拉夫大汉装填手们还得弯下腰来,穿过炮塔去脚下的车体底盘内将弹药搬运至炮塔内,再行装填入炮闩当中完成一次主炮装填。

    另一方面,仅仅内置两名成员组的狭小炮塔空间无疑就将除炮手与装填手以外的第三人车长排除在外。

    在战时情况下,苦逼的炮手不但一边要用广角潜望镜观察战场局势和周围敌情,待到发现敌方目标后再用窄视角的主炮观瞄镜瞄准目标进而锁定开火。

    与此同时,身兼重担的炮手还得相应地担负起那本就因为坦克设计缺陷而缺失的车长职责,在集中注意力专心撸炮之余,还得分出一部分功夫去向车组里的另外三名成员下达相应指令进行战场指挥。

    将如此繁重的任务全部肩负在炮手一人之上,其在战火纷飞又局势错从复杂、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会面临何等糟糕的境遇自然也就可想而知了。

    顾此失彼的苏联t3476坦克炮手,常常会在实战当中因为忙的脚不沾地而在某一环节中出现遗漏和差错。

    进而造成车组成员内的沟通指挥失误以至于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最终被对面那些采用车长、炮手、装填手、机电员、驾驶员五人完整成员组而又分工明确的德军坦克抓住机会、一炮带走。

    但相比起这些在真正投入到战场以后才会遇到的糟糕问题,在整个狭窄的炮塔内感觉自己就像被扣死在棺材里一般的马拉申科,眼下才是真的叫苦不迭。

    同样是因为在设计之初的人机功效和实战应用部分考虑不完善,1941型t3476坦克炮塔上那沉重的一体化舱盖几乎覆盖了炮塔顶端大半的表面积,在没有现代坦克液压助力和电驱动等辅助设备的情况下要想推开这么一盏沉重的装甲舱盖,其难度自然是可想而知。

    感觉自己几乎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以后终于是强行推开了自己头顶上的炮塔舱盖,在炮塔内原地起身而将整个上半身都探出到炮塔外面去的马拉申科,终于算是呼吸到了一丝阔别已久的新鲜空气与拂面微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