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难不死(第1/2页)

象征死亡的烈焰如同恶魔的舌头一般在残骸中不断跳跃闪动将钢铁与尸骸舔舐地通红,犹如秃鹫盘旋在尸山血海上空的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们却至今不愿离去,即便是在携带的炸弹已经尽数耗尽之后也依旧在用两挺机翼上的7.92毫米机枪继续收割着地面上的生命。

    空袭进行到了这个份上,原本就是在运动前进过程中遭遇到德军斯图卡机群突然袭击的苏军部队早已是损失惨重。

    各式主力坦克与车辆不是被炸成了零件状态就是被冲击波直接掀翻在地失去了战斗力,与装甲部队同行的步兵们也是身首分家被弹片和机枪子弹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唯有人间炼狱这般的词语才能形容此刻苏军地面部队在德军空袭下苦苦挣扎又伤亡惨重的惨状。

    哒哒哒哒——

    伴随着最后一轮俯冲机枪扫射攻击的完成,目视着那几名扑倒在自己枪口下的苏军尸体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可能。

    对自己的“杰作”深感满意而的同时又得意洋洋的德军空中机群指挥官随即操纵杆一摇,带领着自己那些同样耀武扬威的部下们顺着来时的方向直接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眼看着那些一直在己方头顶上尖啸盘旋的德军斯图卡机群,终于在肆虐了近半个小时后因为油料告罄而转头离去。

    从炼狱般的空袭中九死一生侥幸存活下来的苏军战士们立刻开始从各自躲藏的掩体后现身而出,向着那些绝大多数已经是渐冷尸体的战友们快步跑去试图做最后的努力。

    另一边,在这场空袭当中侥幸幸存下来的177号指挥型t34坦克车组成员们亦是无比焦急而忙碌。

    车长兼先头部队指挥官马拉申科上尉的生死不明显然是当下最要紧的问题,谢廖沙、尼可莱以及新到的装填手基里尔。

    这三位可以说是和马拉申科关系最为密切的同车组部下们,在空袭结束后的第一时间便迅速奔向了余温未消的弹坑附近。

    “马拉申科上尉,你在哪儿!?”

    “上尉同志,能听到我说话吗!?”

    自始至终不愿意相信马拉申科已经在刚才这场空袭当中被炸身亡,三名年轻人在一边奔跑中一边高呼着他们车长的名字以期望能从这钢铁残骸以及尸横遍野中得到一丝回音。

    但遗憾的是,眼前这副充斥着肉体焦糊味道和钢铁扭曲变形的炼狱般战场遗迹内并没有任何一个声音对他们的呼唤报以答复。

    放眼所及之处皆是剩余的幸存红军战士们在忙着抢救伤员和搬运剩余物资装备的景象,在那成片成片地被航弹和机枪撕成血肉碎块而难以分辨的人体残骸中,根本就找寻不到任何和马拉申科上尉有关的踪影。

    “呃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