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白面书生”(第1/2页)

只有两个人的坦克开起来是有些别扭,空荡荡的炮塔里只有马拉申科独自一人靠坐在位置上,极为不适的感觉萦绕在马拉申科的心头。

    咔哒——

    一丝耀眼的火苗伴随着马拉申科的手指滑轮下压从打火机烛心瞬间跳起,以及习惯了用香烟来排解任何令自己感到不适感觉的马拉申科依旧是一如既往。

    马拉申科点燃了火苗的抽烟声响与动作引起了正在驾驶坦克的伊万诺夫少尉注意,眉头稍稍一皱之余旋即向着马拉申科脱口而出。

    “马拉申科同志,坦克内是禁止吸烟的,您这么做很有可能会酿成灾难。”

    轻轻嘬了口烟卷顺手甩灭了手中的火苗,不论是面目表情还是言语之间都显得很是不屑一顾的马拉申科随之轻飘飘地开口说道。

    “在车里抽烟要不了你的命,真正能要你命的是那些德国佬的穿甲弹。你抽一根烟酿成火灾导致车毁人亡的几率是十万分之一,而那些德国佬的穿甲弹一旦打进车里则会百分百要了你的命。”

    “还有,在坦克里的时候别叫我马拉申科同志,记得叫我车长同志。”

    尽管情商很高,但伊万诺夫少尉终归还只是个第一次走上战场的白面书生,教条主义和照本宣科在这个尚未经过战火历练的年轻人身上满是痕迹。

    想要在自己手下干就必须把这些毛病给他掰正过来,文质彬彬的书生打赢不了那些德国佬,只有好勇斗狠杀人不眨眼的战场流氓才能让那些德国佬感到深入灵魂的恐惧,经历了许多事情后的马拉申科非常确信自己心中的想法正确无误。

    长久以来,伊万诺夫少尉心中所想象的红军坦克英雄马拉申科应该是一个很高大形象的人,加之真理报的编辑部总会杜撰润色一些马拉申科“亲口”发表的唱高调话语,对真相一无所知的伊万诺夫少尉,一直以为马拉申科是一个学识渊博同时还英勇顽强的坦克英雄。

    说马拉申科是坦克英雄不假,学识渊博的话用后世的留学生水平放在这个年代来说倒也不算过分。

    伊万诺夫少尉错就错在把马拉申科当成了形象高大的战场骑士一般存在,事实上已经被浸染成了老油条的马拉申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场流氓。

    坦克里抽烟、满嘴脏话早已成了马拉申科的常态,用尽一切方法和手段去消灭敌人是马拉申科的根本宗旨。

    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讲,存在于现实中的马拉申科与得到了文学修饰和再现的保尔柯察金有很大的不同。激励无数苏联年轻人奋发向上的钢铁英雄与杀的德国人溃不成军的坦克英雄之间,毫无疑问是身处于两个不同次元当中根本不可能花上等号的存在。

    被马拉申科怼的一时间不知该做和回答的伊万诺夫少尉有些不开心地闭上了嘴巴,靠坐在自己的车长座位上平搭着双腿的马拉申科感受着尼古丁带来的神经刺激,已经差不多抵达了休整驻地的马拉申科几乎快要闻到残存在空气中的鲜血与火药气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上一章

  • 返回目录

  • 加入书签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