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我断无法独活(第1/2页)

当阿曼不顾赞吉的反对来到巖岭大瀑时,已经是万长天离世的第三天。

    阿曼四处搜索彤雉一行人的下落,除了路上巧遇索炎与浥青梧,给他指了方向,这一路来半分线索全无。

    白桦林中确有被刀斧劈断的树干,白树皮上也溅著些血迹,但这些都不能给出什么答案,他的小红鸟莫非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

    越想,他的心越乱。

    当初就不该听赞吉的,自己不能守护最爱的女人,却放她一人以身犯险,他到底是发了什么疯才会听赞吉的,让她只身去历练?

    一路上秋色宜人,金风细细,阿曼却无心欣赏,除了自责与胡思乱想外,他无法定下心来,所有最好的结果,与最坏的结果都在他脑中一遍又一遍地走着。

    终于,他出了白桦林来到严岭附近,双目所及却是一片焦土。

    严岭瀑布水汽丰沛,任谁都会以为这环境自当孕育草木花卉,可眼前景象却如此瘆人,一片末世景象,林中无一木不焦黑,花草成灰烬在风中飘飞,土地龟裂,黑色的鱼尸成群搁浅在岸边,阿曼越走越惊。

    “这不是万家在此跟南方城邦友人相约会面之处,怎么会是这样的光景!到底怎么回事?”他踢了踢马肚子,在这焦黑粉尘弥漫的范围里,如无头苍蝇般走着,心怦怦地跳。

    “焦土的范围是一个诺大的圆,除了厚厚的尘土外,再无別的物件。清霜和彤雉还有鹿鸣玉他们遭遇了什么?锻洵的兵器起码会有一点残片留下,不可能一切都被摧毁...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

    “阿曼!”远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鹿鸣玉。

    “这里是怎么了?是被天雷暴劈过吗?寸草不生,但看起来也不是黑雾造成。黑雾不会有烧灼的痕迹。”鹿鸣玉让四周景象给震慑住。

    “鹿前辈!彤雉和你在一起吗?”阿曼焦急的声音快速地传到了鹿鸣玉的耳中。

    “她和万家,清霜先往南走了,我当时忙着对付罗剎魟肆,他是嬗凫从镜山放出的一个犯人,我们打了好半天,终于分出胜负。”

    “魟肆死后我回到白桦林,见到了萨宁的尸体。这个女罗剎是罗剎三鬼的领袖,不过一开战就受了彤雉那丫头狠狠的一刀,她本只是受伤在树下休息,也不知是谁将她给杀了,身边有个字条,罗剎援兵,北方...其余的字迹给她的血弄糊了,我揣度更多的罗剎会从北方来,於是我转念向北走,看能不能先挡下这些罗剎援兵!”鹿鸣玉懊恼自己的决定。

    “确有援兵吗?”阿曼皱著眉问。

    “我在往北方的路上,没见到半个援兵!现在想来,可能是中计了!有人不想我跟万家到南方。”鹿鸣玉环顾四野,毫无头绪。

    “这罗剎三鬼,我见到了鬼面索黯,你打败了魟肆,那么第三鬼是谁?你可曾见过?你又怎知有三鬼在场?”阿曼细问。

    “我是没见到,这第三鬼名号是魟肆叫嚣时说的,我也心中生疑,本以为那萨宁便是一鬼,但第三个我们没见过的人叫虞椹,外号缺德鬼。”

    “儿时家父曾经提起这号人物,不是什么厉害角色,却因玩忽职守,一次害死众多罗剎百姓,危害罗剎国甚多。和他相比,那二鬼的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