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這是我的寢殿(第1/2页)

彤雉终於从几天的昏迷中醒来,她在睡梦中不断隐隐约约感到有一个热烈的眼光,投在自己身上,果然,一张开眼,第一个见到的人竟然是小骆。

    “这是哪?“彤雉惺忪的双眼,环视着屋内富丽堂皇的摆设,心中不禁疑惑,不是该在罗刹的老巢或是嬗凫的监狱中醒来?怎麽会是在有小骆的地方呢?

    “这是我的寝殿,你已经睡了三日。“小骆嘴角延展出一个报复性的微笑,伸手想帮彤雉拨开彤雉脸上的一缕发丝,彤雉漠然把头偏了过去,小骆的脸色转为阴沈。

    “我之前找得你好苦,你却烧了画舫一走了之,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小骆双手抓着她的肩膀。

    “你把我手脚都绑了是什麽意思?“彤雉厉声质问。

    “不是我绑得你,把你送来那些个罗刹弄的。你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问我好不好,反而先跟我发脾气,这就是我们一起长大该有的情分吗?“小骆觉得彤雉非常不可理喻。

    “情份?我对你就是兄妹的情份,你为何苦苦相逼?是你带兵在画舫上想抓我,你倒还有理了!“

    “我听清霜说你跟那夜画舫戏台的女子成亲了,这不是很好吗?你不倾心待她,好好过日子,还在这跟我说什麽情份,你对得起你的妻子吗?“彤雉怒目相向,却仍然美得让小骆无法招架。

    “她?因为她那夜演了你,我只是把她弄来暂时代替你,我当时对她根本没感情。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交易,为了钱她很愿意的。“

    彤雉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陪伴他了好几年的夥伴。

    “你真叫人恶心!“彤雉气得嘴唇发颤。

    小骆一手抓着彤雉的下颚,作势要强吻於她,两眼发直瞪着彤雉半天,却又不敢。最後他放弃了,

    “算了,我也是有自尊的,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强逼於你。“

    彤雉目光一闪,觉得小骆还有救。

    “你最好别太讨厌我,你觉得你昏睡的这三天,在我的床上,妳身子的哪一吋肌肤没被我碰过?“小骆在彤雉的耳边说出了这句话。

    这话一出,又让彤雉想立马杀了他。

    “你胡说!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不可能。“彤雉的脸涨得通红。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已经占了你的身子。“小骆撇过头去,淡淡抛了一句。

    “不信你看看你颈子那块红肿的形状,那就是我用嘴给弄的。“小骆哼的一声坐回他可以直视彤雉的位子,顺手取了块铜镜,往床上的方向给彤雉看。

    “什麽...什麽是占了我的身子?“彤雉很勉强的问了这句话。

    “你觉得呢?你去问阿曼呀?要我告诉你也可以,就是你不久後就会生下我的孩子!对了,你在梦中不若现在对我这般冷漠,紧紧的搂着我的颈子,怎麽都不肯放开,比我那戏班弄来的婆娘更骚,更来劲。“小骆的嘴里,竟吐出了彤雉这辈子都无法想像的话,神情充满嘲弄。

    彤雉失了神,她的衣衫确实从在洞穴中的粗布衣换成了这身薄如蝉翼的绸缎小衣,这小衣右肩也半挂在自己的上臂,半遮着自己的胸前。彤雉千练万练一身的功法,却怎麽也想不到,怎麽会着了这个道。

    她心中最痛的是为何小骆会做出这种事,他不是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好兄弟吗?彤雉的眼睛开始有小火星并出,哀伤的阴影笼罩着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