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別無選擇的太子妃(第1/2页)

彤雉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万家一行人情况不妙。

    “我不过就送了四个罗刹去,各个都可以一挡百,你认为他们万家会怎样?“万俟磊按了按自己发酸的肩颈,两手往后伸展着,像个普通老人舒缓筋骨。

    彤雉见清霜伤得这么重,看来万俟磊的话不假,心中悔恨不已,自己该坚持跟着他们南下,如果自己去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她强忍着怒气,杀意,指着嬗凫,

    “说,你有什么能力可以救治清霜?你若是说谎我现在就先杀了你!“

    “小姑娘,你这是求人该有的态度吗?“方才让彤雉一松手,跌坐在地的嬗凫,将以撑了起来,从地上缓缓地起身,拍拍衣上的灰尘。

    “我得知道你是真是假,方能决定是否求你。“

    “我自然是没能力医他,可我知道罗刹医神可以,他听我的。“嬗凫觑着眼睛,端详着彤雉。

    “这样,我先让你看看他,让你知道他多么急需被救治,你就不会花时间在这边跟我废话了。“

    嬗凫走到了铜门前方,一手在门上照着一个复杂的顺序移动着,接着听到那黄铜门中间落锁的声音。

    奇怪的是那门上没有让何凹陷或突起,彤雉和小骆均想不透这门怎么开的,只道这老东西确实城府很深,不过是个小小地牢竟也弄得这般玄虚难解。

    耐心烧尽的彤雉一把推开万俟磊,从还没全开的门缝中侧身钻了进去。

    “啊!“平日不是大惊小怪个性的彤雉见了清霜后惊叫了一声,她先是捂住了自己的嘴,等了好一会儿,才压抑住了自己激动的心情。

    彤雉企图冷静下来,不能让清霜对自己的情况感到悲观,她蹲了下来。

    “清霜,“彤雉轻唤一声,微颤的手伸了出去,握住了清霜的双手。

    彤雉从清霜的掌心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又冷又僵,并且烧得皮脆肉焦,她也不敢出力真正握着,见到他几乎体无完肤,彤雉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运了一些气息,想让清霜的手暖和些,心中既难过又不知所措,眼前这个人,光是看脸,根本就分辨不出来他到底是谁。

    “彤雉?“清霜发出微弱的声音,莫非他的喉咙也受了伤?

    “我求妳一件事。“清霜吃力的说完整个句子。

    “你说!你说,什么我都会为你做。“彤雉心中非常确定,这就是清霜,只是不是那个在螭龙潭火光映照下的美男子,更不是那个当街骂他村姑,不可一世的贵族,还有那个细心帮自己制作“工作服”的天真少爷。

    “求你,杀了我,给我个痛快。“清霜的气音伴着嘶嘶的声响,从干涸的喉絮絮出了口。

    彤雉听到这句话心如刀绞,自打认识清霜以来,他就是个不可一世贵公子,无论外貌谈吐,穿衣打扮,都是人中龙凤,而现今他瘫在这冰冷的地板上,面目模糊不可辨,彤雉并不意外清霜会求自己结束他的生命。

    “清霜你听我说,我们有办法治你,为我们大伙撑住好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