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小灰鷹(第1/2页)

彤雉离开荆棘林后方的陷谷其实并没有多久,感觉却像是许多年已过去,都是因为这中间发生太多的事。

    彤雉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山谷,大家伙曾经笑笑闹闹,切磋武功的地方,现在却是空荡荡的,只有风声流动,连走路都有回声。

    不对,彤雉眼光一闪,她感觉到自己并不是一个人,这空气中有鹰的气味,还混杂着血的味道。

    莫非赞吉在这享用着小鼠或鲜鱼?只是这鹰的气味有些褪掉了,不像是过往赞吉羽翅上的味道,彤雉试图在时光的轨迹上拼凑着气味中的讯息。

    她往那山洞的开口走去,向下望着那汪仍然碧绿的潭水,岸旁的泥地中似乎有鞋子的印记,

    「我们离开时是大晴天,听小骆说前几天下了点雨,这肯定是最近留下的脚印,可谁又会来这儿呢?」彤雉自言自语,她顺手抓了一股崖边缠绕的老藤,朝小潭垂降而下。

    越接近潭边,赞吉气味就强些,还有另一个气味,虽然也有些淡了,却比赞吉的味道清楚,彤雉似乎对这气味有些熟悉,却又有些生疏,但绝对是近期闻过的。

    几块大石的缝隙中,有几根羽毛,几滴像是从雨点打在地上干掉的血渍,彤雉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莫非赞吉遇害了?

    「师父!师父!」彤雉惊慌的在这小潭周围寻找,跟着那鞋印走了一阵子,她见到不远处有一堆散乱的羽毛,一只死去的鹰,脏腑也被吃得精光,余下的鸟身难以辨认到底是不是赞吉。

    「师父!」彤雉难过地跪倒在这鹰尸的旁边,仔细的将那小小的骨架收好,羽毛拾缀成一堆,旁边还有几个吐出的毛球也赶成一堆。

    「啊!这是师父平日呕出的毛球,怎么这颗特别巨大呢?」彤雉忍着恶心,拿了根小木棒戳戳捣捣的,都是些细小骨头,只是中间这块非常坚硬,连戳了几次就是不散。

    「奇了,师父向来不吃柿子,怎么会结这样刀枪不入的粪石,莫非是积食不消才丢了性命?」彤雉想不透。

    「师父,你现在一走,我们几个要怎么办?到底是谁杀了你?」彤雉长叹一声望着天空,远远看到一只鹰向自己飞来,可是地上的这个才是赞吉,这只俯冲而下的鹰是为了什么?

    「莫非这是师父趁我们不在时娶的老婆?」彤雉喃喃自语,这只灰鹰体型稍小,却感觉年轻许多,他选了个离彤雉近的树枝停了下来。

    「唉,可怜,鹰太太,你老公也不知道让谁给害了,我发誓一定会帮他报仇,你看我将他尸首都收得整齐,但他的毛球屎我真不能收,除了屎这尸首也算全了,我将他埋在这小潭旁边,弄个冢,你平日也可来看看他,你说这样好吗?」彤雉看着那身型较小的灰鹰,忍不住安慰着。那灰鹰也似听懂人话似的看着彤雉,时不时头一偏盯着她看。

    这几只鞋印到底是谁留下的?看来不是男子的脚印,脚步也轻。会是雪朵吗?彤雉忖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