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更下作的手段(第1/2页)

思无想着试试那根芦苇杆,也许可以从嘴角灌点粥进去,米粒既已烂糊,应该是可以通过那细小的空间的。她用拇指堵住了上方的洞眼,故已经入了芦苇杆的粥不致于掉出来。

    思无不敢太用力,怕把清霜原本就干裂出血的嘴给弄伤,清霜的嘴又紧闭,感觉连铁锹都起不开的势头,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原本一碗温度适中的米汤,这会儿可是全凉了。

    “公子,米汤凉了,我拿去再热热。“思无这话带点哽咽。

    思无就这样把那小碗粥热了两三次,无论怎样都无法让清霜乖乖的喝下,所有的粥麋全顺着嘴角流下,污了脸上白绵纱。

    伤心又不知所错的思无,转头又要去热粥,正巧在门口碰到小骆,才问到表哥的状况。

    “怎么啦?“

    “公子...死活不肯张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知几日没进食,万一他给饿死了...“思无眼泪像串线珍珠一般掉了一地。

    “难为你了!别哭我想想办法。“

    小骆来回踱步,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想起他那个妃子,曾经跟他说过一些话本里粗俗的故事,忽然灵机一动。

    “这样,我教你个办法,他不喝都难。“小骆悄悄地跟思无说了方法,思无脸忽然红了。

    “只是这办法为难你了,都还没成亲你就得牺牲自己,但现在情况危急,你就勉为其难试试吧!没用再跟我说。“小骆拍拍思无的肩头。

    思无紧咬着下唇,猛力的点了点头,便端着米汤再回到清霜房间。

    “公子,这汤浓稠不禁热,要再热一次便焦,我求求你张口吧。“思无有些慌张,眼神不安滴溜的转了几圈,一句话按着说不太出口。

    她知道眼下这情势,公子是不会再张口了,自己要说出小骆教的下流话了。

    “公子,你再不开口,我...我...我便用嘴喂你。“思无感到一阵热从背脊传到了脸,浑身发散着一阵麻,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清霜虚弱却冷淡,终于开口,

    “思无不会说下作的话,谁教得你?数日后我将赴黄泉,若你念及往日情份,就让我安静地离开。“

    思无知道清霜想让她知难而退,这是第一次她铁了心违背公子的意愿,思无啜了一小口汤,轻轻地弯下腰,伏在清霜的身上,小心的把汤送进了清霜的嘴里,清霜大吃一惊。

    思无的一颗心已经要跳出了胸口,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和公子有什么肌肤之亲,虽说暗自喜欢他,却又知道他两之间仅是主仆关系,一辈子都不该,也不会逾越的份际,这会儿,这份际和界线,似乎十分模糊。

    思无暗自在心中说,“这是非常时期,都是为了救公子,没别的。“

    不知哪来的一股勇气,思无决定反驳,

    “公子,人都会变,你说什么话羞辱我都好,我不会任你伤害自己。你若坚持不喝汤,我还有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