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痴儿(第1/2页)

关山雄踞,大河纵横!

    一条小溪从连绵万里的金霞山中深处潺潺流下,流经松林,流过巨石,最终汇百川之水,成涛涛长河。

    在金霞江旁有个秋枫城,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秋枫城,杨家。

    青瓦古砖的祠堂里檀木雕刻而成的案桌上摆放着各式供品,一个古朴香炉中插着几根点燃的香,袅袅香烟打着旋向上飘荡,在其之后是整齐排列的数位逝者灵位。

    吱嘎一声,门被推开了。

    一个瘦小的身影大咧咧地闯进来了略显阴深的祠堂,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蓬着头发,脸有些脏,但五官底子极为不错。

    他进了祠堂就扑向了案桌,拿起桌上的供果,就一阵乱啃。

    “好啊,小子,敢偷吃贡果,让我逮到了你”

    正在这少年大口咀嚼之时,黑暗中窜出几个恶奴,抬脚就把这少年踢翻在地。

    “说!是谁给你这么大的胆!”一个穿着仆人衣物的大汉喝道。

    少年受惊想要挣脱,只可惜和那几个豪奴相比他的这点力气太弱,少年被人踩在脚底,一双呆滞的眸子,死死盯住掉地的贡果,仿佛在他眼中只有这苹果最重要。

    “我饿……”

    “饿也不能偷吃贡果!”一个家奴眼中泛出幽冷寒光,一脚踢开地上被咬了几口的贡果。

    “嗷嗷……”

    少年发出几声如兽吼般的怪叫,涌起一股力量,竟然挣脱了对方,一口咬在对方小腿上。

    “傻子,你敢咬我!”

    那家奴抓住贡桌上装贡果的金盘砸在少年太阳穴上。

    一声闷响,少年头一歪倒在地上,头上鲜血淋漓。

    “六哥,可别把这傻子打死了,家主要活的呢!”一个家奴惊叫道。

    “还有气!快带走,交给家主请功去!”那个砸伤少年的家奴抓起少年,如拎只小鸡般轻松,他们出了祠堂,经重重楼阁,过水榭歌台,才到后院,这赫然是一个堪比王府的大户人家。

    “老爷,小的几个,拿到了偷吃贡果的贼,芩云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他连贡果都偷!”

    刚刚凶神恶煞的家奴,面对堂上五旬消瘦的中年人点头哈腰极尽谄媚。

    “管家!赏杨六几人每人十两,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芩云这小子闯我杨家祠堂,辱我杨家先人,被你们几个拿住的。”

    “是的,是的,小的们,拿住了他时,这小子慌不择路,还撞破了头!”

    “全都下去吧!”五旬汉子身旁一个华服公子摆手喝道。

    “老爷,公子,小的们告退!”

    等众人都退下之后,这个华丽的书房中就剩下了这对父子,那华服公子看着清清朗朗,也是一个翩翩少年。

    “爹爹,这个小傻子,除了长相周正一点外,看着也没什么出奇,怎么那位前辈偏偏要选中他?”华服公子疑道。

    “为父哪知道,那位前辈炼制灵丹,要九九八一个童男童女,还特别叮嘱大功告成之前要这小子为药引才能功成,想必自有原因!这些咱们都不用管,只要那前辈灵丹一成之后,咱们能够分到两三颗就行!”

    “爹爹说的极是!”华服公子神色阴厉。

    “这事千万不能出差错,我们是积善之家,名声最重要,不论是用童子炼丹,还是残杀仆人,传出去了,都会带来极大的麻烦,此事不能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