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险死还生(第1/2页)

阵阵阴风吹来,芩云打了个寒颤醒来,前世他并不是一般人,他有亿万身家,他的职业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专业作死。

    当然他自称极限挑战者,他在生死边缘线上徘徊过许多回,鳄池蹦极、徒手攀岩、低空跳伞、高空飞车,火山滑板、车底溜冰,到过海底,也到过珠峰,常人能想得到的各种刺激的全都玩过,算得上见多识广,但眼前的画面还是让他吃惊。

    此时他身处在一间两百平米左右的密室之中,这里旋转刮着透骨阴风,气温比起珠峰还冷上几分。

    黑雾中无数影子扭曲飘过,似真似幻听到许多童男童女的啼哭哀嚎,想要仔细听着真切时,又仿佛只有呼啸的风声。

    密室当中有一尊乌黑的大鼎,在鼎的底部堆着三具骷髅人头,冷幽的鬼火从三个鬼头中喷出,一个瘦竹竿一样的道士如鬼魂般飘在空中,离地三尺。

    “天地无极,神魔在前,吾心通幽,灵丹夺元!”瘦竹竿似的道人掐诀吟喝。

    阴风似从玄冥中来,向无尽处去。

    苍苍茫茫的阴风黑气如巨潮般涌动,在两百平米的密室内,在这狭小空间里,竟然有一股末日的气象。

    巨鼎盖子被打开,一道道黑气从鼎中飘出,一圈圈化为涟漪向四周散开。

    芩云强自镇定,快速思索可能存在的每一个逃生机会,杨公子更不是堪,吓得脸色煞白。

    “投药入鼎!”道人喝道。

    芩云被那八九岁的童子提起,这个童子的力气大得出奇,比起壮汉还大几分。

    “天呐,我要成了短命的穿越者?”芩云色变!正要挣扎,便在这时,一股低频的震动传来。

    瘦竹竿似的道人目视头顶,射出一道如刀锋般的寒芒!他两耳微微动了一下,隐隐听到了一阵惊叫和厮杀声传来。

    半刻钟前,月色下,杨府燃起大火,上百练过武的家奴,有的持刀,有的拿叉,惊慌乱窜,四道持剑的人影飞速飘过,剑光森寒,眨眼间杨府的家奴尽被枭首。

    “白师兄,找到妖道没有?”

    “没有,看来又得浪费一张寻阴灵符!”

    答话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翻手后,指尖多了一道三寸长的纸符,当空再一旋,黄色的符纸化为一道灵光,向杨府书房方向飘去。

    “林师弟,华师妹,甄师妹,都跟上!”

    上方轰隆作响,两男两女各出手段,眨眼间把那间书房变为废墟。

    密室之中,瘦竹竿似道人急急喝道:“快把药引投入鼎中,快,快!”

    还不反抗,就要被投入鼎内,成了涮火锅的肉了!芩云动了,趁小道童因刚才的头顶震动失神之时,他重重一拳轰在对方鼻梁之上。

    啊!道童捂住鼻梁,芩云麻溜一脚将其踢倒。

    就在这时,上方传来一声断喝:

    “妖道,你倒行逆施,伤天害理,今天小爷要斩妖除魔!”

    一名剑客持剑,如拍电影那般,剑在手,头朝在下,脚在上,从上方直接刺下来,目标正是那瘦竹竿似的道人,但他带起的莫大的劲风,却直接把芩云吹风撞在密室的石壁之上。

    瘦竹竿似的妖道,大袖一拂,拿着一根木质的法杖迎上了对手之剑。

    眨眼之间,剑仗交击了近十次,瘦道人稳占上风,不过那青年的帮手已到,从上方飞身落下三人。

    “灵绳缚龙!”

    一个少女一声娇叱,一根红色绳子如灵蛇般窜出,飞速地缠向对手,另外一男一女同样出手如风。

    一个少年目光锁定了华服的杨公子,他眼中射出一道寒芒,一步跨出六七米,一拳轰向了杨公子,拳风如猛虎怒啸,杨公子还来不及一声惨叫,就直接击飞,倒地后挣扎都没一下,就没了动静。

    另一少女出剑如电,在这光线颇为黑暗的密室里,她如暗夜中的精灵,裙角和长发在黑夜中舞动,她一剑斩杀了道童之后,就和他人围攻瘦道人。

    “妖道,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