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人间极乐(中)(第1/2页)

赶紧看啊赶紧看,说不定得改啊!

    ----------

    待得我们大凉的新晋皇帝陛下与皇后娘娘唤来了一直守在门外,好不容易才缓解了内心燥热的宫女与内侍们进来帮着穿上衣服,收拾好这一地狼藉,抬步移驾偏殿准备进餐的时候,时间都已经到了黄昏日落了。

    这是顾玄特意要求的,他父亲,也就是大凉现在的太上皇毕竟还没死,出于尊重,他没有占据父亲原本的寝宫,而是一直都居住在新修的,规格要小一些的一座殿宇中,当然了,等到大凉正式北上迁都之后,他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坐拥整座新皇宫了。

    面前餐桌上摆放的食物其实不多,也就堪堪四个人的份量罢了,考虑到顾玄本身的体质就要比寻常人吃的多许多,再加上又是一番劳累之后,这便更需要一些食物的补充,所以这么点吃的真的不算多。

    若是在中庭,就别说是什么地位尊贵的大周朝皇帝了,就连各路诸侯家寻常吃饭,那都是每样菜只吃一口,浅尝即止,一顿饭下来,光是倒给下人们享用的都不知道有多少,决不至于像他们顾氏皇族这样寒酸,不过这或许也正是大凉能够在南地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吧,毕竟这个勤俭持家的号习惯,可是从太祖皇帝顾齐光开始,便如此的。

    用罢了晚膳,又挥手屏退了随侍的下人们之后,在芙音的主动要求下,她整个人直接坐到了顾玄的腿上,哪怕还隔着两层纱,双方却依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灼热的体温,好似房间的温度都开始不停地上升了起来。

    顾玄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却完全动不了手去抓桌上的茶杯,他只觉得今天自己体内的欲望就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源源不绝地涌起,让他必须花费大部分精神去控制。

    兴许是憋了太久,毕竟有道是小别胜新婚,他们俩都一个月没见了,如此疯狂倒也正常,只是他羞于启齿,又觉得自己不该沉溺于男女之事,不然实在是有负于二哥和父亲的重托,所以一直都在尽力地克制。

    芙音那一双玉双手依旧是那般诱惑的勾在顾玄的脖子上,她那粉嫩如蜜桃一般的嘴唇若即若离地贴着顾玄的耳朵边,吐气如兰,小声哼唧道:“嗯,陛下,臣妾又想。。。。。。”

    顾玄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红润了起来,此刻他的心脏跳动之快,只觉得先前在边境生死一线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压着嗓子,颤声问道:“在这里?”

    芙音嬉笑着伸出了舌头,在顾玄的耳廓边上轻轻地剐蹭了一下,然后微不可查地轻哼了一声。

    “嗯。。。。。。”

    顾玄整个人轻轻一抖,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在不停地告诉他不该这么做,毕竟他可是一国之君,得顾忌颜面,可脑海中却又有另一个自己的声音在不断地为自己辩解着。

    一国之君又怎么了,难道做这件事跟一国之君的身份有任何的关系吗,一国之君就做不得了?

    谁没个欲望,再说夫妻之间,偶尔也是需要这种逗趣的,不是吗,更何况这可是跟芙音呀,难道你顾玄就真的不愿意?

    再退一步说,这可不仅仅是为了你一个人的欲望,这可是在为了我们大凉的未来着想!

    想想吧,鲛人族的力量,人族的智慧,结合在一起,未来的大凉帝王到底会是什么样子的,他是否会变得比你更优秀呢?

    就当是完成父亲的期望也不行吗,他老人家现在跟普通老百姓并无不同,现在他老人家想抱孙子了,都说百善孝为先,难不成当皇上了就可以不孝顺了?

    顾玄,你这可不是为了自己!

    偷得浮生半日闲,人生能有几得空?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谁也挑不出你的不是,而是人就总会需要休息的,哪怕是你!

    偶尔的放纵有错吗?

    有错吗?

    更何况这算什么,你是在跟自己的妻子,又不是跟别人!

    你相信陆议吗,相信魏平吗,他们俩可谓人间智者了吧,既然你相信他们,信任他们,现在为什么连他们的建议也不愿意听呢,既然他们都让你好好休息玩乐一番,你又在犹豫什么呢?

    一根弦绷太紧了是不行的,为了之后能够更好地投入到政事中,现在玩乐一番又如何?

    是担心外面的侍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