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不安(第1/2页)

苏念到京城后,听到了不少人,说墨尧当年连着自己血脉亲人都下手。

    她也侧面的打探了一些情况。

    只是,一无所获。

    五年前墨家发生的事情,就这样藏着了,外面只有传言,可具体怎么一个情况,却没具体的描述。

    苏念见着牧依然又重新的提及这事情……

    她对墨尧当年的经历,也好奇,朝着牧依然看着,“五年多前的事情,我觉得另有隐情……”

    牧依然“……”

    她可是好不容易打探到的消息,可告诉苏念之后,却另有隐情了。

    牧依然盯着苏念看着,见着对方的眼里,真的没有半点儿对墨尧的质疑。

    情侣之间,信任是好事。

    可牧依然也不想苏念盲目相信什么人。

    她当年就因为盲目相信了井宣,才造成了之后那么多痛苦的后续。

    牧依然有些担心,苏念是会重走自己的老路,握住她的手,提醒一句,“你这个时候要理智,而不是感性。”

    苏念明白牧依然的意思,坦诚道“昨儿,我一开始得知,我不是乔家女儿时,我和你一样,也觉得这是墨尧做的……可是,我如今真是理性了之后,才无比确定,我要相信他。”

    牧依然“……”

    苏念都如此认定了,她还能说什么?

    苏念认真的继续说道“因为井宣的事情,我知道依然姐你对我有担心,可是,墨尧不是井宣!从本质上就不一样。”

    牧依然听着苏念的话,仔细想了一番,沉重的点了点头,“也是,墨尧这人看着生冷,可至少对你还是真的……而不是如井宣虚伪的,一开始就给我编织美梦。”

    她怎么将墨尧和井宣相提并论了呢?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类人。

    墨尧其实为苏念,更多的是默默的做了很多事情。而井宣,一直是在处心积虑的算计着什么。

    苏念如今选择相信墨尧,和她当年盲目相信井宣,不是一个概念。

    牧依然没再多说什么,“你可能比我幸运多了。”

    苏念转移了话题,关切的问了一句,“你和荀颉,现在怎么样了?”

    提及到荀颉,牧依然的神色微微的变化了,眸光里带着复杂,“知道了他并不是我想的那么恶劣之后……好似又找到年少时候的感觉,我还是想要将他当作哥哥的。”

    苏念深深的瞥了一眼牧依然,“可很明显,荀颉不想要当你哥哥吧!”

    牧依然沉默了。

    荀颉对她的感情,年少时不知道,可如今,那么zhi热,那么无私,她自然是能感觉到的。

    牧依然如今有些苦恼,“嗯,我知道,他喜欢我。只是如今我不想接受任何一段感情。”

    虽然和井宣分开,有五年多了……

    这五年来,她是一个人。

    可是这段感情纠葛,一直到最近才弄清楚。

    而且,牧依然因为井宣的关系,如今对所谓的感情,真有些抵触了。

    她有些怕了。

    苏念点了点头,“虽然荀颉是为你付出了很多,但是我也不想,你们两个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